一棵树

和一颗玻璃心

【哈梅】明日隔山岳

       



       2015年6月7日,裁判的一声长哨,点燃了这个夏日最盛大的一场烟火,球员们在柏林奥林匹克球场的绿草上奔跑,跨过挡板,奔向欢呼的球迷,被扛着镜头的记者们包围,将球衣甩在手上,也不管是不是整个人都被汗水浸透了,只是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结束了,这件事也是,那件事也是。

 

       确认了“赢”这一事实,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和几个人在场边抱作一团了,梅西辨认了一下,这个是安德列斯,这个是哈维尔,这个是,哈维。

 

       球场总是被形容为一个荷尔蒙肆意的地方,似乎所有行为都可以用“情难自已”来形容。不讲道理的争吵,发狠的铲球,充满激情的庆祝动作,和动情的拥抱。

 

       不正当的犯规行为是因为我没能控制好自己,看上去缠绵的拥抱也是。

 

       是吗?

 

       这十余年时光里,他们不止一次在绿茵场上揽过对方,不单单是在照片上留下两个交错的身影而已。深切的感受对方的温度,感受振荡在胸腔中的心跳,感受脉搏里同样沸腾的血液。我们心意相通,我们配合默契,我们之间甚至无需过多的言语。

 

       那不是被气氛感染的冲动,那是水到渠成的自然而然。

 

       虽然臂膀里充盈着温度,在这个喧嚷的夏夜里,梅西却忽然冷静了下来,红蓝色的纸条纷纷扬扬,在它们之后的那张面孔越发地清晰起来。那个人亲手举起了圣伯莱德杯,第一次,大概也是最后一次。

 

       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匆忙的游行和庆祝,等到再从美洲大地回到巴塞罗那时,更衣室里的6号柜子已经在等待着新主人了,那个总是笑得很温和的原主人远赴中东,他们之间,崇山峻岭,时间差异,要穿过漫天的黄沙,翻越连绵的雪山。

 

       后来的日子其实大同小异,联赛、杯赛,紧锣密鼓地连轴转,哪有那么多时间去缅怀过去,更妄论把自己泡在思念里。只是在不断地主客场辗转中,在又一次倒在了同样的对手面前时,在夜深人静午夜梦回后,难免的胡思乱想里,有时也会出现他的面孔。

 

       可是第二天城市依然车水马龙,很多事情都在改变,有些事情已经变了就不会再回来,生活大抵都是这样,我们分别牵起了青梅竹马的手,还抱起了笑颜如花的孩子,没有那么多百转千回久别重逢,没有非你不可的执念,细水长流平凡可贵,大家都只是在追寻一份凡尘俗世的幸福。

 

       得知友谊赛之行的目的地时,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雀跃,就像是在赴一个老朋友的约。

 

       这个老朋友曾经说:“你们要少去纠缠Leo。”

       他说:“Leo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球员。”

       他说:“Leo,把球传回来,我们是你的后盾,我们会不断传球,寻找机会帮你。”

 

       这个老朋友会在进球后和他紧紧地拥抱,这个老朋友给他送了无数的助攻,这个老朋友和他一起站在任意球前,这个老朋友只凭一双脚就能认出他,这个老朋友会为了他和对手和裁判甚至和世界对峙。

 

       他一次又一次说要把金球奖和这个老朋友分享,这个老朋友一直是他投票的第一顺位,他会把奖杯挪到这个老朋友的面前再拍合影,他说愿意为这个老朋友延长职业生涯而多跑一点,他会在万人欢呼中安静地望着这个老朋友。

 

       他们当了十多年的队友,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已超越了队友的关系,是一种人与人的关系,他们的故事是流淌在岁月中的细节,可是他们从来不曾有过共赴哪个浪漫结局的念头。

 

       我不想和你在一起。

       我不曾想和你在一起。




2016.12.19



 
标签: 唯梅 哈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8)
©一棵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