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树

和一颗玻璃心

第一要真诚,其次要善良。不要把退路等同于悬崖
        

       黑他的人哪怕什么都没发生也在黑他,只要我不专门去找来看都不会看到。他的比赛只要一输就有人狂欢这也没关系,我不喜欢的球队输了我也会莫名地高兴。每一份痛苦总会有人幸灾乐祸,今日在你我周围看笑话的人,他日可能也会被你我围观。这都没关系,因为这不过是千里之外的球迷们自己的舞台,根本不会影响实际上在场上拼搏的他。而能对他有所影响的人反复无常也是这么多年的常态。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这是一年又一年、一次又一次的打击,来自于正在追求的一切,不论最后结果是什么,原因是什么,他大概确实地被影响了。

       到底有什么外物是我们所不能割舍的?

       这是多年前在文章中看到的问题。

       没有什么外物是我们所不能割舍的,因为他们都只是外物而已。

       一个人有多么地喜欢刺猬,也不会时时将它放在手上把玩,任由手被刺得鲜血淋漓。一个人有多么地喜欢玻璃,也不敢在玻璃粉身碎骨后站在上面,任由脚被划得鲜血淋漓。一个人有多么喜欢冠军,也不能在一次次擦肩而过后坦然地说一句“我不在乎下次再来呗”,任由心被伤得鲜血淋漓。

       胜利是个美好的梦,这个梦就像一面镜子,你在它面前会看到一个随时充满激情充满热血的自己,可当你在它背后时,你又能看到什么呢?是黑暗和冰冷,是迷茫而又无措的自己对着它无计可施。

       即使是阿喀琉斯,身上也会存在一处阿喀琉斯之踵,更何况我等肉体凡胎,又何止一个阿喀琉斯之踵。

      也许他累了,也许他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再一次耐心地拾起一片片碎片把它们修补好后,怀着对它会不会再碎一次的担心,再一次走上角斗场。

       这是他的阿喀琉斯之踵,是他一次又一次鲜血淋漓的地方。

       我不认为这是逃避抑或是懦弱,他是一个比我们这些只会在屏幕前打字的人更勇敢热情的人,不要站在一个脆弱的立场却还去嘲讽他。
        
        

2016.06.27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6)
©一棵树 | Powered by LOFTER